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思,故我在---葛运琴的博客

用心做事,率真做人

 
 
 

日志

 
 

【转载】秦大奶奶  

2015-09-15 11:40:52|  分类: 经典美文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自:新浪--曲阳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50305bc90102e7n5.html
儿童的成长小说,我们过多关注了儿童自身成长的故事。事实上,关注与儿童成长有关联的那些大人的故事,更是引领儿童在成长、在走向生命的亮度。
譬如《草房子》里的秦大奶奶!
秦大奶奶与桑桑的成长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毕竟他们同住在油麻地小学。有意思的是,让成长中的少年桑桑与油麻地小学人见人厌的老太婆联系在了一起!
说到人见人厌,这话的确不假,表现手法高超的曹文轩采用先抑后扬的手法活灵活现地再现了秦大奶奶这一人物形象!其实,不仅仅是塑造这一人物形象,她倾注了曹文轩更多的教育思想,也闪烁着他更多人性的光彩。秦大奶奶热爱她和老伴血汗浇灌的那一片土地,这种热爱导致秦大奶奶是那样固执、倔强,甚至到了不可理喻的地步:那块四面环水的麦地要建油麻地小学,她绝对不会搬家;民兵把她强行抬到新盖的房子里,她绝对要拆了窗棂逃出来;她四处上访,最终赢得在油麻地小学一角拥有一块土地、和一间草房子;她和桑乔领导的学校对峙上了,桑乔在她多占的艾地种上了树苗,树苗成活的时候,她像老顽童一样从东滚到西、再从西滚到东,要把树苗碾断:她发动自己的鸡鸭鹅跟学校作对,让爱好荣誉的桑乔脸面尽失;她宁肯一身寒霜、在艾地里过夜,也绝不在重新修建的房子里睡觉……
这是一个孤独的老人,也是一个绝对固执的老人,更是一个让人生厌的老人!
曹文轩就这样优雅地讲述,让所有的读者厌恶这个孤独的老婆子的时候,却把桑桑与这个老人联系上了。而且让桑桑这个孩子总是惦记着这个老人:桑桑第一次发现这个有意思的房子,就去探头探脑地张望,油麻地小学有了第一个叫秦大奶奶“奶奶”的孩子,秦大奶奶也第一次有了抚摸孩子脑袋的亲昵举动;桑桑惦记着秦大奶奶睡在寒霜满天的艾地里,谁都不敢和秦大奶奶说话,而桑桑却陪着秦大奶奶说话……
这样一个在父亲眼里没有是非观念的孩子,不正是有一颗善良的心吗?曹文轩崇尚的善良就这样不露痕迹地表现在字里行间,也让小读者在阅读中因为感动桑桑而拥有一种人性的美好——善良!
曹文轩讲故事的时候,如骑马溜弯,无风景处策马而过,只留下三两笔;有风景处,昂首晃腰,从容观望,文字细密不透风。往往,他不要扬鞭奔跑,让一路的风景错落有致。就像塑造秦在奶奶,当众人生厌于她时,他挖掘出了秦大奶奶作为暮年老人的人性光华——善良!为救学校的学生而落入水中,差点溺水身亡,这让的人生境遇发生了逆转——孩子们喜欢她,老师敬重她,校长桑乔尊重她!她的生命因善良而闪光,也因善良而让这段文字催人泪下!
人因感动而体验生活的真谛!恐怕小读者也在感动的内心体验中埋下了一颗善良的种子。
曹文轩是不肯善罢甘休的,他让一个老人在告别这个世界时,选择了令油麻地曾经生厌她的人肃然起敬的方式——秦大奶奶看到了油麻地小学的一颗南瓜快要被水冲走了,她潜意识地想用拐杖托起那个南瓜,然而她失足落水了,年事已高,再也不能从水中站起!这个孤寡老人,在生命的最后赢得了油麻地人的爱戴,也赢得了千千万万读者的感动与敬重。
这种感动与敬重,不正是让所有的人怀着一颗善良的心去对待那些弱势群体吗?
想必在经历了这一段生命际遇后的桑桑,会因为曾经善良对待秦大奶奶而感动自己!
我再次想说,感动才是孩子成长中一缕真正的阳光,而并非那些硬拼出来的成绩,曹文轩的《草房子》做到了这一点。想借助“秦大奶奶”这一人物形象引领少年成长得善良的教育思想,曹文轩也表现出来了了,也闪现出了他善良的人性光彩!
我懂了,怎样让一个少年的成长与大人的故事紧密联系起来,怎样用先抑后扬的手法调动读者的情感体验,怎样凭借读者的情感变化而营造情节,从而达到小说本身的救赎功能。
感谢你,曹文轩!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