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思,故我在---葛运琴的博客

用心做事,率真做人

 
 
 

日志

 
 

观课议课与课程建设~引用 引用 读书笔记(2017年3月8日)   

2017-03-09 00:03:17|  分类: 教学教研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课议课与课程建设


 


 


曾经接到一位校长的电话,问学校如何改革,教师如何发展。我建议注意抓住“三愿”:一是“愿心”,要有改善生活、改进教学的愿望和心态,使教学改革和自身发展有动力;二是“愿景”,有一面理想的镜子去照现实的问题,使改革和发展有一个比较明确的方向去追求;三是“愿径”,也就是要寻找大家愿意行走的有效路径,使改革和发展有可靠的方法和路线支持。


“文”是什么?在古汉字里,“文”是一个壮汉胸膛上的纹饰。纹饰应该具有美感,由此我想,“文”是一种追求美的行动,表达了一种对美好事物的向往。“化”是什么呢?“化”左边的单人旁是一个人,右边的“匕”也是一个人,只不过相对左边的人,右边的人掉过了头,侧过了向。由此我理解,“化”就是改变;文化从动态看,就是用一个美好的东西引起改变。


 


改善生活的实践观


教师实现课堂教学的方面的成长,主要有三种方式:一是自我实践反思,二是观摩学习,三是上公开课。上公开课是教师成长的主要方式,可他们为什么不愿意上公开课?


我们把公开课评价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评人。评课者认为评课就是评人,以课的质量来衡量执教者的水平。第二种是评课,一般出现在学校和区县的教研活动中。“我认为这节课很成功……”、“这不是一节体现新课程理念的课……”、“你的课有这些优点……,还存在一些问题……”,这是常见评语。


使大家更愿意上公开课是观课议课的一种追求:不对课下结论,而是对课堂上的某些教学现象、教学情境展开讨论,以此谋求建立更加和谐的教研文化。


观课议课是什么?观课议课是参与者相互提供教学信息,共同收集和 感受课堂信息,在充分拥有信息的基础上,围绕共同关心的问题 进行对话和反思,以改进课堂教学、促进教师专业发展的一种研修活动。“研”是对问题的研究,目的在于解决问题;“修”是修养,“修以期其精美,养以求其充足;修犹切磋琢磨,养犹涵育熏陶”,修养的目的在于自我充实和完善。从目标上看,观课议课一是要改进课堂教学,二是要促进教师专业发展。


 


对于议课层次比较低,对于没有深入讨论的情况如何看待?


首先,教研方式的改变也是一种生活改善。改善生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需要一个理解和接收的过程,需要等待。我以为,观课议课就是一种提高教师专业素质。改进课堂教学的工具,有如一支毛笔。有了毛笔是不是就一定能写出好字画出好画呢?未必。


其次,议课层次比较低。批评容易建设难,评课主要是批评,议课则定位于建设,这需要一些新的本领,是一个学习、研究和实践的过程。以话语的改变为例,评课时可能说“这不利于合作学习”,这是批评的话;议课时不仅要讨论是否有利于合作学习,而且要讨论如何更有利于合作学习。


再次,这主要是如何改进的问题。对于“观”的本义,龚鹏程在《文化符号学导论》中提出:“观如鸿鸟飞在天上,足见天地之大,品汇之众。”“飞在天上”就是指要站得高,这里的“高”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要有一定的理论素养和积淀,最好有自己的教育哲学作支撑。


 


成长创造的幸福观


对于教师在课堂教学中的幸福生活,我们具有以下理想和想象:课前有期望,老师因为对自己的教学创意充满信心而盼望上课铃声响起来,盼望着走进教室;课中有创造,教学过程中得心应手并能创造性的回应教育事件,能高质量地完成教学任务;课后能审美,对课堂教学进行回望与审视,能获得符合或超出期望的愉悦体验,这包括对自身能力的实现和发展的审美,以及对教学的劳动过程和劳动效果的审美。


促进思想的发展观


招商银行曾经有这样一则广告:“山因势而变,水因时而变,人因思而变,我因你而变”的说法。


在《现代汉语词典》中,“思想”可用作名词和动词。用作名词时有两种含义:一是“客观存在反映在人的意识在经过思维活动而产生的结果”;二是“念头,想法”。用作动词时,指“思量”把“人因思而变”中的“思”理解为动词更为妥帖。


帕尔默说:“真正好的教学不能降低技术层面,真正好的教学来自教师的自身认同与自身完整。”


   研讨会上,内地的一位老师向与会专家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如果请你们对在场的教师说一句话,你们会说什么?”


香港的刘筱玲博士说:“理解你的学生,相信你的学生。”台湾的赵镜中博士说:“丰富你的想象力,对教育要有想象力。”澳门的胡培周先生说:“让学生对你的教学活动感兴趣,对别人经验要有转化。”新加坡的江海婴女士这样回答:“做学生喜欢的教师。”


 


以学论教的质量观


从学生学习的角度来看,我们认为好课是学生喜欢、质量不错、负担不重的课。


 


相互滋养的生态观


马克思认为,“一个人的发展取决于和他直接或者间接进行交往的其他一切人的发展”。打个比方,一粒种子能否生长,能否长成参天大树,这固然和种子本身有关,但也和播撒在什么样的土地里、生长在什么样的环境中紧密相关。


 


对于观课议课,我们的说法是“同在共行”:“同在”就是不把自己当成局外人,而是站在对方的立场考虑问题,理解对方;“共行”就是把授课教师的问题当成自己的问题,与授课教师共同研究、解决问题,从而共同进步。议课时,我们常常采用“假如你来教……”、“假如我来教……”的话语结构。


“假如你来教……”体现了对参与者尊重彼此、观摩授课老师的途径和方法以后提供的一种回报的要求。“假如我来教……”是参与者的一种回报,是一种敞开心扉的表达。


 


境脉特征的真理观


没有完美的方法,只有相对好的方法。而某种合适的方法是针对某种具体的对象和情境而设定的,教育的真理具有境脉的特征,教育更需要的是实践性的智慧,而实践性智慧是无法真正传递的。


美国著名演说家丹尼斯?威斯莱说得好:“只要你还嫩绿,你就会继续成长;一旦你已经成熟,你就开始腐烂。”谁没有问题呢?


校长的习惯可以影响教师的习惯,如果老师们可以想着要回答校长的询问,在心中时刻装着自己的问题,这样的老师何愁不进步?


从词义看,评是什么呢?是评价、评定、评论。评课是对课堂教学进行评论、评价、评定。


 


促进理解的对话观


 


 我在和老师交流时常常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听完我的课走出会场,你遇到了一个果农,果农提着一篮葡萄,邀请你品尝,你会吃他的葡萄吗?”我发现大多数老师都会摇头表示不会,我接着讲一个故事,在某一个时段里,这个果农热情的邀请了三个过路人,这三个人都疑惑地摇摇头走了。有人问这三个过路人为什么不吃他的葡萄。第一个是官员,他的回答是‘他请我吃葡萄,是不是要请我办什么事情?我不吃葡萄,可以少惹麻烦’;第二个是琴师,他说‘我看他的样子比较笨,教这样的人肯定费劲,不吃他的葡萄好’;当问到第三个问题时,这位美女冷笑着说‘几个葡萄就想打我的主意,门儿都没有’。现在我要告诉你,这位果农的想法是‘今年风调雨顺,葡萄大丰收了,我心里真高兴,我要把葡萄给大家吃,感谢老天爷的恩赐,同时也让大家分享我的成功和快乐’。我问大家,当你知道果农的动机和心愿的时候,你会吃他的葡萄吗?”我发现刚才摇头的大多点头了。


为什么有这样的转变,因为我们对果农的行为动机有了了解。在不了解的情况下,我们会以过去自有的经验去看别人,这就可能产生误解。

   
我们可以把做课教师看成果农,把它贡献的课看成葡萄,我们需要问自己,我了解他的动机和想法了吗?我们必须承认,很多时候我们不了解。教师做课前的观课说明就是这样一种增进了解的途径和方式。


 


用倾听传递关怀


在圣诞节,一个美国男人兴冲冲地乘飞机往家赶,一路上幻想着一家团聚的情景,恰恰老天变脸,这架飞机在空中遭遇猛烈的暴风雨,随时有坠落的可能,空姐惊恐地吩咐,乘客写好遗嘱……,后来,飞机终于平安着陆。


这个美国男人回到家后异常兴奋,不停地向妻子描述在飞机上遇到的险情,并且满屋子的转着、叫着、喊着……然而,他的妻子和孩子对他经历的惊险没有丝毫兴趣,男人叫了喊了一阵,发现没有人在听他倾诉。死里逃生后的巨大喜悦与被冷落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在妻子准备蛋糕的时候,这个美国男人爬上阁楼上,用上吊的方式结束了从险情中捡回的宝贵生命。


我从中获得的启示是:表达是一种实现,倾听是一种关怀。表达是人的基本生存和生活方式,失去了表达的权利,可能意味着失去生存和生活的意义。因此,剥夺表达的权利就是对参与者人生意义和价值的蔑视,而提供表达的机会则是为他人提供实现和证明自己的机会,是在成就他人。基于这种理解,我们提倡观课议课从倾听开始。倾听是一种接纳,是一种关怀,我们通过倾听来成就表达者,帮助表达者实现自己。


 


用课程体现学校和教师的价值


曾经看到这样的一个故事:教师让同学们用“发明”和“发现”造句,一个小朋友造的句子是“我爸爸发现了我妈妈,我爸爸和我妈妈一起发明了我”。虽然这可能是一个笑话,但它提醒我们,孩子是父母繁衍的下一代,如果非得说学生是产品,首先就应该归功于父母。


 


那什么是环境呢?杜威认为:“环境包括促成或阻碍、刺激或抑制生物的特有的活动的各种条件。”


 


余秋雨先生在《千年庭院》中说:“一个教师所能做到的事情十分有限,我们无力与各种力量抗争,至多在精神许可的年月里守住那个被称作学校的庭院,带着为数不多的学生参与一场陶冶人性人格的文化传递,目的无非是让参与者变得更像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而对这个目的所能达到的程度,又不能期望过高。”


 


随机调查120年教师,问:“你热爱学生吗?”90%以上的教师回答是“热爱”;然后对这个120名教师所教的学生进行调查:“你体会到了老师对你的爱吗?”回答“体会到了”的仅占10%,也就是说,90%的同学没有体会到老师的爱。


 


 


   佐藤学在《静悄悄的革命》中说:“应当追求的不是‘发言热闹的教室’,而是‘用心地相互倾听的教室’只有在‘用心里相互倾听的教室’里,才能通过发言让各种思考和情感相互交流,否则相互交流是不可能发生的。”


 


以前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境外团体到中国内地访问,看到满街店铺里面挂着“质量信得过商店”、“用户最满意商店”之类的招牌,其中一个人忍不住问陪同参观的人员:“我们看到了这么多不同的招牌,为什么没有‘最具学习力商场’的招牌。”


 


没有生存追求的改变,就没有生存方式和生存状态的改变。


 


马克思的墓志铭是:历史上的哲学家总是千方百计的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解释世界,然而更重要的在于改造世界。


 


在《静悄悄的革命》中,佐藤学有这样的观点:“研讨教学问题的目的绝不是对授课情况的好坏进行评论。因为对上课好坏的评论只会彼此伤害。”对于评课,上海师范大学李正太老师说:“‘挑毛病’和‘找亮点’是一种时尚。只是经过这样的追捧和诋毁,乌鸦还是乌鸦,天鹅也还是天鹅,无他。”


 


组建研究团队时。一是要让提出问题的老师加入,因为他们关心这些问题,希望解决这些问题,研究积极性高,同事研究的成果可以直接改善他们的实践;二是要让目前对这个问题处理的最好的老师加入,还可以让他们担任牵头人,这可以让研究达到目前学校的最高水平(至少可以让其他参与者分享这位老师的经验);三是要让对这个问题感兴趣的老师加入。


 


我常和老师们讨论“人为什么要穿衣服”的问题,结论是怕受冻,要掩盖自己的缺陷,展示自己的风采,由此,我们知道人的天性总是倾向于保护自己,掩饰自己的不足,展示自己美好的一面。理解了这一点,你就会知道别人为什么不愿意说自己的问题了。


 


加拿大学者迈克?富兰的《变革的力量》是一本很值得读的书,其中有一句话是“问题是我们的朋友。问题不可避免要出现,如果没有问题你就学不到东西。”


 


 


维特根斯坦是大哲学家穆尔的学生,有一天,罗素问穆尔:“谁是你最好的学生?”穆尔毫不犹豫的回答:“维特根斯坦。”“为什么?”“因为在我的所有学生中,只有他一个人在听我的课时老是流露出迷茫的神色,老是有一大堆问题。”后来维特根斯坦的名气超过了罗素。有一次,有人问维特根斯坦:“罗素为什么落伍了?”他回答说:“因为他没有问题了。”


“问题是我们的朋友”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